作者:RoseisaRoseisaRose
  原作:聖火降魔錄 風花雪月
  配對:菲力克斯x雅妮特
  翻譯:食肉松鼠
  原文連結: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723757
  ※戀人設定
  ※蒼月線-密爾丁大橋之戰劇透,有敵方將領退場之描述。

 


戰場傷藥

  長槍鏗鏘地擊中目標,不過阿卜拉克薩斯的威力更強。儘管如此,雅妮特還是往後倒下了。一陣麻木席捲而來,掩蓋住從肩膀到手臂的疼痛。她應該要慶幸洛廉茲沒有打中她的心臟,但令人驚恐的是,他已經如此接近且足以打倒她。

  然而她的光箭找到了目標,即使那很輕、也不是能稱為殺手鐧的紫杉之箭,它們陷入敵人的肌膚後消散。接著,他倒下、而她尖叫,她便感覺不到自己的肩膀的重量了。

  「退下,雅妮特。離開前線。」雅妮特聽到了老師的聲音在她耳邊迴盪,但那聲音遙遠而朦朧,讓她無法分辨出究竟前線是哪個方向。老師的聲音在她籠罩迷霧的腦袋中飄盪。「伏拉魯達力烏斯!快帶她離開並送她進醫療帳棚,敵方將領已經倒下,我們只需要擊潰剩餘的敵人。」

  當菲力克斯抓住她時,雅妮特意識到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他們對戰場並不陌生,為了向前對抗一整排敵軍、需要均等施展白魔法與傷藥,並將前線往後推來抵擋敵軍的攻勢。但菲力克斯並不是抓著她的手腕將她拉到身旁奔跑、也不是把她拉到身後來避免雷擊或斧擊。她的雙腿因他急忙地抱起她而離開地面,彷彿她相當脆弱一般。當他奔跑時,她依稀可以聽見他向女神祈禱、也可能是詛咒的低語。她將她的頭靠在他的胸口,這樣她可以聽見他的心跳,那心跳快得不像是菲力克斯。

  他們無法走得太遠,他停下來並將她放下。將她靠在牆角,那是她碰上洛廉茲的橋邊。地面不再那麼搖晃,她也聽不見劍和盾的鏗鏘聲了。在他抱著她和蹲跪在她身邊的幾秒鐘的時間,他已經摸索著綁在皮帶上的繃帶和藥膏,而景色的變化讓她暈眩。

  她將視線集中在菲力克斯身上,但他忙於處理她的傷口甚至沒看她。藥膏刺痛了她、繃帶太緊,雅妮特忍住哭泣,世界漸漸的聚焦在她周圍。或是至少,菲力克斯注視著她,他的額頭都是汗水、髮絲滑散在肩膀上,而他的眼神太深邃、太擔心。

  「菲力克斯……」她伸出了手,但沒碰到他的手臂,而是笨拙地擦過了他的臉頰。他抬起頭看著她,眼裡閃著緊張與火光。

  「雅妮特,這……妳……」他出聲,綁緊最後的繃帶,握著她的手猛然顫抖。

  「我很好,菲力克斯。」雅妮特說。「沒事的。」

  「這太愚蠢了。」菲力克斯總算脫口而出。「妳到底在想什麼?對上一個全副武裝的聖騎士?為什麼妳會在前線?我轉身砍掉了一個弓箭手,妳就突然認為妳掌握了騎兵的指揮力了?」

  雅妮特可以說菲力克斯的急救訓練很紮實,因為她忽然感到自己夠強悍可以對他發脾氣,而這也讓她更生氣,她知道他顯然在戰場醫學或其他方面都非常出色。她撐起身子,即使她穩穩地靠在他肩膀上,卻因用力過度而跌進他懷裡。「我殺了他,不是嗎?」她厲聲地說,提高音量時有些嘶啞。「難道你想說你可以自己殺掉整個艾黛爾賈特的軍隊?你是想叫我待在軍隊後方然後看著你死掉?」」

  「這比起妳待在前線然後戰死還好,雅妮特。」他聲音很低,在她耳邊怒吼。

  「你不需要為此做決定。」雅妮特說。「我有紀律、而且聽從指示,你不能犧牲自己來保護我。」

  「我可…!」菲力克斯打斷了自己,拒絕再看她一眼。他抓住她的肩膀並將她拉近,她驚喊一聲,縱使他的手避開了她剛包紮好的傷口。他將臉按在她的太陽穴上,他的聲音是如此溫柔,幾乎快聽不見。即便聲音來自耳朵正上方,但話語直達她的心口。「別跟我說這個,我只有一個理由讓我必須活著。」

  雅妮特抽動了一下、並揮開他,不管她的繃帶是不是在鬆脫。「你不能這樣說!你說我是蠢蛋?菲力克斯.尤果.伏拉魯達力烏斯,想想你為什麼可以像這樣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你不在乎!……然後我總是原諒你!」

  她不確定是她先抓住他的衣領,還是他先用他的手指撫著她的頭髮,但這不重要。菲力克斯絕望地將她拉近,像是時間倒流讓她遠離槍矛的那時候、像是他還未止血一般、像是他仍然需要赦免一樣。雅妮特將臉湊近,第一次刷過了他的臉頰、接著是他的鼻子,最後是他的唇。她用手托住他的下巴,渴望、憤怒、瘋狂地主導這個吻。她抽泣的聲音伴隨著喘息,他往下吻住她的粉頸,當他的唇停在她的鎖骨上時,她嘴裡咕噥的「笨蛋」的聲音慢慢消失了。她將手指滑進他的髮裡,在她深吸一口氣時使他緊貼著她,感謝女神,她還活著以及他也活著,她還有時間可以告訴他,她總是發現他有多麼的可怕與極度的愚蠢。

  「伏拉魯達力烏斯,除非你的嘴唇是用治癒魔法做成的,不然我說的是治療她,而不是進一步摧殘她。」老師的聲音依然具有足夠的威嚴,甚至是畢業後過了五年,她依然能感受到心沉了下來――也或許只是因為菲力克斯推開了她。他抬起頭,用帶有挑釁的目光看向了他們的老師。而她僅是瞥了一眼他們,甚至在走回後方戰線的時候也沒有大步邁開腳步,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醫療帳棚就在那邊,無論你們是要替你們的長子取名,還是做什麼都可以。」

  老師的聲音遠去後,菲力克斯費力地看著雅妮特,他撥開她那因疲憊與高溫所出的汗而黏在額頭上的瀏海。「我沒有――也從來不覺得妳是蠢蛋。」他粗魯地說,他的聲音與抱著她的雙手形成對比。

  雅妮特哼了一聲。「但我還是覺得你是笨蛋。你怎敢呢,菲力克斯。你應該恭喜我,我是個英雄。」

  「好吧。那妳能起身走路嗎?芙朵拉的英雄?」菲力克斯問,輕推她並試圖起身。雅妮特將她的手牢牢地纏繞在他散亂的馬尾上,把他扣留在地上、她的身邊。

  「不,」雅妮特噘嘴。「我幾乎快死了。」

  菲力克斯對此視而不見,但他仍在抱起她時在她太陽穴上一吻,踩在吊橋上往後方戰線前進。

  那並不是治癒魔法,但在此時此刻,對雅妮特來說幾乎是如此了。

 

END

 

←回到【二次創作】Fire Emblem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