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FE無雙 風花雪月 (四)黃燎之章

前言

  已經玩了前兩條路線,是有預感庫羅德的狀況很危險……但實在沒想到會這麼慘烈。不僅發展跟赤焰沒兩樣甚至更莫名其妙、設定名詞還錯得離譜,連角色行動的理由都虛無縹緲、愚蠢至極。自己在原作中最喜歡的級長庫羅德變成這樣實在很心酸,劇情的部分已經誇張到不知道怎麼評論了。但畢竟玩了都玩了還是把心得寫起來做紀錄,似乎也沒有第四條路線了,完全是0分的風花雪月。(沒有雪了)

  以無雙遊戲來說,三條路線的劇情份量能玩到100小時以上、可操控角35人以上可說是非常有誠意,但劇情角色卻描寫成這樣,倒不如不要出這款,要砸自己的招牌也不該這樣,無藥可救。真心建議這款就別玩了免得殘害身心靈,尤其主推金鹿、庫羅德的粉絲玩家,拜託請當作沒看過這款遊戲。

  下收懶人包及詳細心得。

※以下劇透,含角色與劇情負評。

※沒有閒情逸致把所有支援或外傳看完


賣不到一個月AmazonJP就打對折,看看這款遊戲有多糟糕,直接反映在價格上
(至於星等維持都有請工讀生,大家都知道)

  這幾張圖可以講完這條路線的感受:

風花雪月少了雪,我來湊個雪哥哥

懶人包

  • 赤焰之章的Copy Paste & 趕路行程
  • 完全沒有主場優勢的庫羅德,結局也很糟
  • 被塑造成邪教教主且沒有腦的庫羅德
  • 被牽連捲入導致個性表現腦袋手腕全部失靈的雷斯塔人
  • 讓金鹿從被侵略的被害者變成助紂為虐的侵略者
  • 帝國說什麼就信什麼,也不去查證
  • 打著結束戰爭的名號侵略別人到底是什麼邏輯
  • 以庫羅德為首的金鹿全員護送艾黛爾賈特的操作簡直看不下去
  • 自己明明是強盜土匪還說是對方不要行李財物委託他們處理掉
  • 王國有這種鄰居們真的很衰。蕾雅也超級無辜,本來很討厭原作教會,玩一玩變得很同情他們
  • 依然感受到了來自Staff的復仇之心與滿滿惡意,根本沒有一絲官方自覺與道德專業
  • 想分化黃藍用這種手段實在很卑劣,也沒啥用處
  • 總而言之不要玩這條路線&當作沒看到為最佳解

第一部

  玩了體驗版還以為庫羅德很令人安心、很正常。也讓同盟度過了和平的兩年,除了謝傭兵因為沒工作只能打零工餬口度日很好笑,自己也因為當時沒開其他人的支援而沒看出有什麼問題。至於庫羅德本身對諸侯的凝聚力略缺乏,因為原作翠風也有類似的描述,倒也不是太在意。殊不知……(嘆氣)

防守失利的微妙開端

  開戰後的第一場密爾丁大橋之戰,一開始的劇情就朝著會失守的方向發展,說話都只會說要是失守的話怎辦怎怎辦,這種立flag的劇情演出方式看了就讓人很不悅。以玩家觀點來看,戰鬥中的占領兼拯救行動其實是順利的,但劇情發展卻還是被帝國攻佔,實在是很令人不快。

  完全就只是想讓帝國軍順利攻佔大修道院而弱化我方的劇情安排

  後續帝國軍進攻里剛領也完全不給同盟主場優勢,赤焰線的庫羅德好歹還有修築各種陷阱等計謀,在黃燎都沒用上,就只是節節敗退就這樣被攻到迪亞朵拉來,打那麼辛苦卻沒有回報。

  圍困帝國軍也是,在赤焰明明就是直接讓貝爾谷里斯這個帝國最強軍務卿來進攻,而庫羅德運用計謀讓他進退兩難,弄到還得讓皇帝親自來救他。但在黃燎就僅派出菲爾迪南特的軍隊,還要被修伯特損說不信任他的指揮能力、早已另顧私人傭兵前往救援,同盟方還只能眼睜睜看指揮官逃掉撤退,頂多死一個拉蒂絲拉瓦跟另一個將領而已。

  直到計策成功才補一句因為迪亞朵拉防守成功,所以古羅斯塔爾伯爵就回奔同盟包夾帝國軍來一起迎擊。都講得很好聽但這件事沒讓夥伴知道就是降低士氣啊。而且劇情也說了這不是絕對能成的計策,完全沒有那種因為計策而反轉劣勢的爽快感,只會覺得這庫羅德到底是在幹嘛,這種事有什麼不能講的嗎?要是迪亞朵拉被攻陷了,那還有戲唱嗎?


愚蠢的進軍決策(第一次)

  同盟軍在各種情況下都被塑造成軍力不足的印象,但庫羅德卻提出了只要佔領古隆達茲平原就能安穩度日的詭異說詞。帝國軍跑來打人、把他們趕回去就罷了,明明光防守都沒啥力氣了還打回去幹嘛,對手還是那個帝國名將軍務卿。而且開打還用正面突擊的方式,在這種時候不就更應該要用什麼策略嗎……?

  況且假設真的攻佔下來好了,在西部跟王國對抗的帝國皇帝直屬的主力部隊不會回頭來奪回平原才怪,到時候是又要怎麼防守平原?怎麼看都覺得不適合繼續往帝國領打啊,其他人明明有反對卻無法阻止庫羅德進軍,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扯的果然還是都已經面對面打到軍務卿了,就差最後一擊了就來個「全軍撤退!」的號令🙄。說什麼有緊急事件要趕快撤軍,一行人就跑回同盟了。啊從一開始目標就只有軍務卿一人,是不會先拿下後再看要怎麼分派兵力來防守平原,或是抓一些重要將領當人質看要怎麼跟皇帝談判呀!

精美動畫卻給了兩個NPC大叔臉的角色,實在是有夠浪費

  愚蠢的還不止這樣而已,撤退理由說是帕邁拉大軍來襲不得已趕快回去,而回去的時候連開打都還沒開打!啊我就差臨門一腳就能打倒軍務卿,我是不能先打完再回來打帕邁拉大軍喔?哥納利爾家又不是沒派人駐守芙朵拉首飾,是有差那幾分鐘嗎

  然而還有更扯的是,庫羅德其實早就已經跟納戴爾講好要背叛夏哈德的軍隊,也跟荷爾斯特結拜為義兄弟。………啊既然都講好了那平原戰的時候全軍撤退是喊好玩的喔,到底是在急什麼。🙄要是我就大不了先派一支緊急支援部隊回去芙朵拉首飾支援,自己則先把平原拿下再說,反正就算晚點回去也不會造成太大損害或被攻破呀,因為都跟納戴爾講好了嘛

  沒成功佔領平原就算了,卻沒殺掉任何一個帝國將領真的是氣得要死。密爾丁大橋撤退一次,古隆達茲平原又要撤退第二次。(然而後面……)

看看赤焰線的雷斯塔人,死的死、傷的傷、投降的投降,怎麼黃燎線的帝國人都沒事?


意義不大的同父異母兄弟

  打完帕邁拉讓眾人得知了庫羅德與帕邁拉有聯繫,沒講清楚但大家就很輕易接受了。而庫羅德也親手把同父異母的兄弟解決了,兩年前說怕是有大軍來替他復仇,那這次已經是大軍了就不怕有人來復仇了嗎?

  而也沒聽說帕邁拉王因兒子戰死而親自來討伐,後面主線也沒有更多關於庫羅德的身世或家人的描述,也從沒鋪陳和講述他為何和兄弟不睦。這時候反而會覺得,他連自己兄弟鬩牆的事情都搞不定了,那怎麼會覺得自己只要打開了芙朵拉下咽喉的大門就能夠讓大家和睦相處?

  以原作角度來看,倒也可以說是庫羅德是父親與芙朵拉出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而遭受歧視、被其他兄弟欺負,因此庫羅德才希望能促進芙朵拉與帕邁拉之間的交流,讓雙方對彼此不要有歧見,這樣他與兄弟的關係就會改善。可是無雙卻讓庫羅德直接解決了親哥哥,把問題拉升到繼承人之間的鬥爭,那這樣反而造成更大嫌隙,這跟出身或是文化不合已經毫無關係了。(看看法嘉斯的王位爭鬥就知道了)

  兩戰就解決了夏哈德,也沒有更多後續,到底意義何在?直接把庫羅德身為異族人的切身之痛給消滅,那後面的行動根本就沒有意義了

  然而黃燎第一部比其他路線都短,別條路線都是EP.10才進入第二部,黃燎在EP.9就進入第二部了,時間上是過了半年。沒被帝國追擊的原因也很扯:被帝國軍務卿認同+說跟同盟打膩了,就不打了。為什麼打仗還得被帝國軍同情跟放過啊???🙄🙄🙄(大翻白眼)

  前面自己耍蠢已經夠糟糕了,還要被開戰的人說膩了不打了,沒被攻擊都是帝國開恩🙄。喂我到底是在玩帝國線還是同盟線?還要捧一下對面的大叔,簡直莫名其妙!


第二部

腦死的盟主Part.3

  Part.1 已經寫在赤焰線心得了、Part.2 則是青燐線心得,來看這個Part.3又在搞什麼花樣。然而這個莫名其妙的盟主不只是跟帝國結盟,還創立了雷斯塔聯邦國當上了國王。說好聽是簡化五大諸侯討論的步驟,說難聽一點就是跟帝國皇帝一樣走獨裁路線。

  艾黛爾賈特跟赤焰線的一樣,完全不承認是自己片面侵略他國,還把錯怪到同盟的小領主頭上,而身為談判方的雷斯塔王明明還對南方教會有存疑卻還是跟皇帝結盟,在這種時候就該要求停戰了吧,結果還說要協助出兵攻打王國與教會,真是頭殼有洞。

  為什麼不讓玩家自己選結盟方啊?連青燐的庫羅德都會在那邊觀望了,黃燎庫羅德也可以觀望和選擇呀。況且黃燎到目前為止的戰況,帝國只不過是僥倖把大修道院拿下來而已,王國西部要塞打了大半年以上還不是沒打下來,有選擇權的雷斯塔自然可以選擇跟法嘉斯合作呀,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才會想跟侵略者的帝國合作。是被打到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發作嗎?

  然而當上王並與帝國成為盟友之後,卻採用了犧牲已是盟友的帝國將領蘭道夫的陰險計策來取勝……庫羅德你沒當過王就不要亂用計策啊!(說實在的也不太想叫這個人庫羅德了,根本就不是庫羅德,日本玩家已經另取名字叫這個人エガード了,就是エーデルガルト附體的クロード。)沒身分負擔時用這種陰險計策就算了,當了王也簽了盟約用這種手段就是卑劣。而且明明就有其他可以用的計策,好像弄得只有這個方法可選一樣。死蘭道夫對我來說是無所謂,但失去夥伴的敬重與信任就是不行

都怪那個雷斯塔格鬥王,雷斯塔王聽起來實在是一點也不響亮,只覺得很愚蠢。


錯誤百出的地理歷史與人文

  這條路線不只是把人寫成亂用陰謀計策的王,連既有的歷史人文都可以寫得亂七八糟。

  1. 從帝國獨立的同盟?

  無雙的庫羅德雷斯塔王說:

  「雷斯塔人民為了從帝國獨立而戰,卻遭受法嘉斯從旁侵襲而被攻佔。」

  「經過三日月戰爭而獨立後仍飽受干涉,甚至引發了達夫納爾家的分裂事件。」

  芙朵拉歷史2是這樣寫的:

  751年 法嘉斯神聖王國從帝國獨立

  801年 帝國的雷斯塔地區爆發內亂,帝國軍鎮壓失敗,王國佔領雷斯塔地區

  861年 王國分裂,將王國一分為三,由三位大公進行共治(密雅哈、法嘉斯、雷斯塔)

  881年 三日月戰爭,雷斯塔地區諸侯未推舉下任大公,策畫諸侯間的共和體制

  901年 以里剛公爵為中心,討伐反對同盟的諸侯並排除法嘉斯的干涉後,雷斯塔諸侯同盟成立   

  就以資料來看……首先801年的內亂從沒說過是為了從帝國獨立啊,而且三日月戰爭後也還沒獨立成同盟欸,算算時間是雷斯塔地區成為王國領土後的100年之後才獨立。是併入法嘉斯的60年後,王國分裂由三位大公共治,接著再20年後因治理雷斯塔地區的大公病逝,諸侯們才開始策劃雷斯塔地區的共和體制,最後於901年排除了法嘉斯的干涉,獨立成雷斯塔諸侯同盟。怎麼看都是從法嘉斯獨立出去的呀,這個雷斯塔王是在亂說些什麼

蒼月庫羅德:「同盟原本就是脫離王國而誕生的。」原作自打臉再添一筆

  接著原作地下藏書室(DLC)寫給某位貴族的信:「跟你所說的一樣,他對於分家一事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還打算把分到的領地讓出,向王國投誠。在這個同盟內部最需要團結一致的時期,鬧出家督爭鬥也就算了,還打算把其他國家捲入……」(里剛公爵次女 克蘿緹亞)

  以這信件內容來看,是先有了同盟後才鬧出家督爭鬥,而且是這個達夫納爾家的兄弟之一自己說要向王國投誠。因這封信並沒提到確切時間點,無法判斷達夫納爾家分裂是何時的事情,頂多提到是同盟內部需要團結的時期,若是剛獨立而需要團結一致也算合理,但就文字的邏輯上來說,並不是因為法嘉斯的干涉而導致家族分裂,實際上是因為家族早已分裂而分家決定投誠王國。這因果是不一樣的,不該倒果為因。若這位這位公爵次女知道達夫納爾家因剛獨立受到法嘉斯干擾,那這封信的內容就會是用「他與王國勾結」而不是「他把其他國家捲入」。

  無雙刻意寫成是因王國攻佔使雷斯塔人民無法自帝國獨立、且又引發達夫納爾家的分裂事件,現在就是什麼鍋都要推給王國就對了😒,根本就是歷史沒學好亂解讀。

  1. 古羅斯塔爾平原?

  這應該不用我解釋吧……是已經把人家帝國領內的平原納入雷斯塔了是嗎。😌你就算當上古羅斯塔爾家的騎士也不用這樣吧。

  原作中最重要的平原戰場還會講錯名字,這製作團隊真的有檢查過劇本嗎?(連日文版都是錯的)

原作中重要戰場——古隆達茲平原。不就還好大標沒寫成古羅斯塔爾之戰。(洛廉茲:哈~哈哈哈哈!)

  1. 對異民族毫不寬容的教會?

  禁止異教徒這件事當然是肯定的,但說中央教會異民族毫不寬容這點實在是太誇張了。之前在青燐之章的心得也有寫過,芙朵拉之所以會和其他國家不合是因為文化民情差太多,又互相透過武力爭奪資源的關係才會一直有紛爭。事實上教會也沒有強制限制芙朵拉的邊關禁止居民往來互動呀。

  況且若真是如此,那教會收留來自帕邁拉的錐里爾、雇用從韃古扎來的薩米亞、接納身為達斯卡人的杜篤及布里基特人的佩托拉入學都是假的嗎!而且帝國還將布里基特納為屬國、法嘉斯西部沿岸也和阿魯比聶交易頻繁、連青燐之章的王國都致力於和達斯卡人交流與修復關係,怎麼看都沒有不接納異民族或禁止交流啊!!!不然你料理吃飯,那些異國來的食材都從哪來的!


邪教教主庫羅德エガード

事蹟:

  • 擅自編造歷史並朝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解讀
  • 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說可以凝聚超越帝國的強大國力
  • 教會的惡行都是聽說的,一堆人聽聽就相信了
  • 喊的口號非常空泛,沒有任何具體政策和執行事蹟
  • 只要喊喊美好的未來就會有一堆人追隨了

空泛的理想

  「只要結束這場戰爭,就能創立一個不用再出現這種犧牲的世界。」

  呃、他到底是哪來自信可以創立一個不再犧牲任何人的世界啊???怎麼可能沒有犧牲,就連艾黛爾賈特提倡的平民貴族平等、依照實力提拔人才的新制度,都會犧牲那些從一出生就有殘缺病痛的人了耶。這庫羅德卻說了要從根本去摧毀芙朵拉的秩序,這到底能對芙朵拉帶來什麼好處……?也不說到底是要建立什麼新秩序,什麼政策都沒有,就只是說了一句漂亮話就開始鼓吹大家支持他。

  雖然和荷爾斯特的支援對話是有提到會開放芙朵拉下咽喉的大門,促進國家之間的交流。但是那也只是開放交流而已。連納戴爾帶帕邁拉兵來都是因為「入境隨俗」才沒有肆意掠奪攻佔下來的王國領,那如果今天芙朵拉真的沒了舊秩序,那是不是這些帕邁拉人就能隨便搶別人領地的東西了?還說這樣沒有犧牲?

  這人根本就是敵對境外勢力(帕邁拉)派來佔領我國(芙朵拉)的吧。講得一口好聽話跟散佈謠言慫恿國內反動。現在是左膠反動亂國連資訊戰都一起用上嗎,這麼符合時事🙄。

  再來跟洛廉茲支援A雖然有提到民主投票制度,但一樣會落到跟赤焰艾黛爾賈特一樣的症頭,蕾雅又沒有阻止你們要怎麼選出盟主或國王(不然早就全部都給蕾雅自己指定了),那為什麼不先在自家推行看看?當然也不是不能推測說如果推行可能會受到教會阻止啦,只是連自己國內都還沒執行過就喊說要把制訂既有秩序的頭殺掉,也是很莫名其妙。既然這麼厲害連東方教會都能平定國民心,要改革要先改自己國家就好啊,幹嘛逼迫其他的國家跟著一起動亂啊(By 希爾凡)

聽信讒言的信徒

  雷斯塔境內的信徒僅僅靠東方教會的遊說就讓五大諸侯底下的領民全部沒意見,人家都說急遽的改革一定會伴隨痛苦,短短不到一年就經歷被帝國侵略、被帕邁拉攻打、教會的分裂、同盟終結且成立聯邦國、接著再跟帝國結盟、帕邁拉參軍、參戰遍及全芙朵拉的戰爭攻打王國與中央教會雷斯塔人的適應力可真強,都完全沒意見。(還是說有意見的都被消音了只是不知道而已😌)

  喊著空泛口號的理想世界,明明現在的局勢各種動盪不安、變革劇烈,也沒說出具體要怎樣才能活得隨心所欲,底下的人卻馬上就接受了,到底是什麼邪教這麼讓人沉迷。

法嘉斯都不知道是推行了什麼急進的改革就內亂了好幾年,這雷斯塔真和平。


愚蠢的進軍決策(第二次) 

  於是邪教教主加上他的信徒們精神喊話結束後就要幫帝國打王國了。做為王國民真是煎熬,三條線都要看到法嘉斯被侵略,赤焰黃燎按戰鬥開始前都要掙扎,怕又要看到誰躺下去犧牲。(在這種胡鬧的情況下我是絕對不會選說服的)

  這次行軍還有帕邁拉國借來的巨船,我說帕邁拉既然都有巨船了,那平時幹嘛不走水路?硬要用飛的走的在芙朵拉的首飾碰壁。要是我是帕邁拉人就直接開船衝進迪亞朵拉。

  赤焰的庫羅德還會觀望,跟王國東部的伏拉魯達力烏斯領乾瞪眼,只要不動就可以讓帝國處於優勢,自己也不會損失一兵一卒,而黃燎的庫羅德打著「必須盡早結束戰爭」的口號則提出要直搗王都菲爾帝亞。

  啊你要結束戰爭是不會跟那個開戰的皇帝要求停戰喔……?

  接著說去打王都菲爾帝亞也並非想要佔領整個法嘉斯,只是想要跟帝彌托利談話,勸他放棄繼續保護教團、交出蕾雅。

  啊你要談判是不會先派使者送信喔……?

  啊打到人家門口殺了人家的騎士跟忠臣們,還要別人聽你的話,最好聽得進去啦!

  話又說回來,艾德蒙邊境伯爵致力於發展海上貿易,那他到底是在跟誰貿易……?法嘉斯?帕邁拉?斯靈?伏拉魯達力烏斯領就有能夠停靠巨船的深港嗎?我可沒聽說法嘉斯有類似的政策啊,不然也不會在那邊驚訝怎麼會有巨船停靠,而且若平時有和王國在做交易,那攻打人家不就等於砍掉自己的經濟命脈?然而若是和帕邁拉與斯靈有貿易往來,豈不打臉自己前面說的教團禁止芙朵拉與異民族交流?

說來也不知道芙朵拉有沒有製造大船和建造深港的技術,要是真的這麼厲害,那這樣整個世界應該會變成海權時代才對呀。

繼續形象破滅的王國大貴族

  兩個號稱法嘉斯之盾的一開始沒發現敵國入侵已經很扯了(而且兩個人都在王都,家裡又沒人顧是怎樣),還這樣就被半路出家的聯邦國軍隨隨便便打下來攻破城池,號稱法嘉斯最強的武家到底是來幹嘛的。啊不就還好沒送命,送命就成了全王國的笑柄。順帶一提,稱號從自己口中講出來真的很蠢

呃你開戰前這麼輕敵結果還不是……😇真的是不管到哪條路線都寫得很糟糕啊菲力克斯

  然後那個邊境伯爵就自己來送死了也是很莫名其妙。都放出風聲讓斯靈有機可趁攻擊戈迪耶領了,帝彌托利也說邊境伯爵行動受到限制,那他還衝來伏拉魯達力烏斯領做什麼,是不要自己的領地領民跟老婆兒子了喔,身為領主的職責都去哪了。想被扣分也不該這樣(嘛也早就沒分數了),死後還硬要演他在出發前狂立flag對兒子交代後事,夕鶴!

菲爾帝亞之戰

  一群烏合之眾的聯邦國軍就來到王都菲爾帝亞了,還有NPC說這可是見證歷史的時刻,看看法嘉斯前兩大名門伏拉魯達力烏斯家跟戈迪耶家輕易敗下陣簡直丟光祖國的臉,好歹赤焰西部多米尼克家對上的可是帝國皇帝直屬軍並拼到最後一刻耶。還有,開戰前的對話演出,居然讓雷歐妮、拉斐爾跟謝傭兵在那邊說什麼要王國軍好看、躍躍欲試之類的台詞。訓練有素、軍紀嚴謹的王國軍居然是對上這種湊合來的傭兵聯邦軍……看在自稱王國大臣的我眼裡真的是有夠不爽的啊😒😒😒,別小看王國軍啊!布雷達德王家的菁英部隊耶!!!

  你們也不看看你們軍隊,暈船的暈船、感冒喊冷的還一堆適應不了王國氣候就不要來啊!

  若不是弄成這種情況亂打王國,看到弱女子小希爾妲能拿弗萊克葛爾擋下帝彌托利的阿萊德巴爾還會覺得很有趣很好玩的說。

  現在我只想說:還是我們陛下比較帥!(靠魅力打仗的帝彌托利)

  說來還以為庫羅德的突襲計策是精銳部隊直接衝進王城挾持帝彌托利,然而卻成了圍城戰?這不是大批軍隊才會使用的戰術嗎?而且把裡面的人全部困住出不來、逼到絕境,鬥志不高昂才怪。《孫子兵法》都說了要圍師遺闕,圍城要留一個缺口才好打,啊這個指揮官是在……?

  好,很慶幸這場戰全部的王國將領都撤退了,總而言之就看到了帝彌托利、雅妮特、希爾凡被困在城中很困擾的樣子。這畫面實在是太可愛了🤣🤣🤣,很有喜感。

好感繼續加在對面。是說那個剛升任邊境伯爵的不去守邊境擋斯靈,來王都做什麼

  雖然多少會覺得菁英部隊就這樣被逼到絕境很可惜,畢竟不是主場也無可奈何。不過這時候杜篤跟古斯塔夫就來報告了,說:「陛下,敵軍全軍撤退了。」「連物資都沒帶走。」

  啥?什麼?!撤退???

  這不傻眼才怪!聯邦國軍要當反派也當得徹底一點啊!!!當反派當成這樣是要給人看笑話的嗎!!!

  雅妮特:「欸!騙人,也太突然了……?」

  希爾凡:「還是這是故佈疑陣的陷阱?」

  帝彌托利:「庫羅德到底在想什麼……?」

  這些人真的是說來說來、說走就走耶!

  「喂~~遊覽車集合時間到囉~!」

  「不然會趕不上船班喔~~」

  還以為是什麼連剛買的小吃飲料都來不及帶走的趕路行程觀光團呢!😉

  然後那群聯邦國軍回去之後,希爾妲還說之前也像這樣無功而返這種話不要自己講啊。(扶額)

  真的……太愚蠢了。

還是蒼月的殿下比較能說出我的心聲

手腕與才能全失靈的金鹿同盟民

  唉唉,要檢討的當然就是古隆達茲之戰和菲爾帝亞之戰,在這兩場關鍵戰役都全軍撤退這個只能說太愚蠢了

  先不提打這兩場戰役的必要或合理性,這完全只能說指揮官完全沒有危機處理指揮能力……明明打帝國軍務卿都臨門一腳了還不拿下,就莫名其妙全軍撤退。回到芙朵拉首飾時還在那邊慶幸還沒攻來,那何必為了還沒開打的戰場放棄另一個顯著的戰果啊?

  而菲爾帝亞之戰也又是同樣狀況,都已經可以派出使者和帝彌托利談判了卻又撤退。如果是我,從一開始就不會帶大批軍隊過去,而是假扮商人坐船去王都做生意,再如同赤焰的賽羅司騎士團一樣派出殺手闖入城中、或是像青燐科爾娜莉亞直接拿人民當作威脅叫帝彌托利出來面對。黃燎的指揮官是庫羅德,明明是最需要計策跟腦袋的路線,怎麼卻完全沒用腦啊???

  科迪利亞領的慘況很緊急是沒錯,但直接全軍撤退實在是有夠扯,既然都說了是要和帝彌托利談話,庫羅德自己跟幾個精銳部下留下找時機去談,剩下的人先趕回去也都比全軍撤退要來得好。難道整個聯邦國軍隊是只有一支嗎?也太少了吧怎麼可能。不提帝國軍,王國軍好歹也有四五支大型部隊可以調度,雷斯塔的士兵是都去哪了。

  而並不是只有身為指揮官的庫羅德有問題,連身邊的夥伴也是完全無用武之地,要嘛就被同化支持或沒意見、就算有意見也沒人會聽進去,本來原作最關心局勢的洛廉茲和莉絲緹亞都沒發揮應有的作用,甚至還說出「只要想想選擇哪邊犧牲少,答案就很清楚了。」這種句子。啊犧牲都不是犧牲你家的人就沒差吼🙄。整批金鹿都被寫成膠真的是很可憐

看歌劇的觀光心態

  明明科迪利亞領都遭遇慘況了,還有城鎮被燒成灰燼。結果還有同伴看到歌劇團出現就興奮得不得了,還得耗費心力去救他們,到底是來看歌劇的還是來拯救領民的啊……描寫方式也是很捧帝國歌劇團,帝國腦Staff到底是多沒把金鹿的角色看在眼裡啊。

  黃燎觀光行程:啟程→密爾丁大橋→水都迪亞朵拉→古隆達茲平原→芙朵拉的首飾→煉獄之谷阿利爾→王都菲爾帝亞→科迪利亞領之歌劇團巡迴演出→加爾古‧瑪庫大修道院→塔爾丁平原→賦歸

  要不是在打仗,我也想參加這個充滿名勝景點的行程啊!拉車方式很難讓人接受就是了。


提油救火

  最扯的來了,因王國軍與教團率領大軍企圖奪回大修道院,而艾黛爾賈特也率軍迎擊但處於劣勢,要求聯邦國軍支援。不只是聯邦國國王,連眾人們也全力支持!

  還要上演一段不知道到底是在捧還是損,洛廉茲提出要對皇帝見死不救這件事,說像庫羅德也很像艾黛爾賈特的話題……真的是很恐怖欸。難怪會被玩家叫成エガード。我比較支持放著不管的說,明明只要皇帝死了戰爭就能結束了,這個雷斯塔王還一直喊著要最快結束戰爭的方法就是殺掉蕾雅,這已經不單單只是腦死的等級了。

  於是該戰場的主要目標就是「護送(掩護)艾黛爾賈特至前線」!!!連計策還有30點就是為了幫艾黛爾賈特補血,這……這……到底是要助紂為虐到什麼程度才肯罷休啊?皇帝就是那個點火開戰的,聯邦國軍提油救火這火不就燒得更旺了嗎……(攤手)難怪要叫做黃燎之章真的燒得整片都是

  繼續慶幸這場戰役的王國將領一樣都撤退了,還好帝彌托利沒陣亡,不然超擔心他出戰第二次會出什麼大事。但這也完全突顯了這個雷斯塔聯邦國軍主場的路線幾乎沒有戰功可言。同樣都是到了EP.14,赤焰線隨便算就能殺掉13個有頭有臉的將領了包含庫羅德這個主將。黃燎線算起來5根手指頭而已吧,當反派當成這樣是要怎麼成大事。


不該開的深淵之中

  由於暗黑跟灰色惡魔在這條路線看起來超不重要(看到第三次也差不多膩了又沒新東西)。我是看在雷歐妮跟傑拉爾特有支援就讓灰色惡魔加入了。也因此就開啟了可進入深淵的分歧……嗯,我是很喜歡看帝彌托利VS.艾黛爾賈特啦,當初看PV的時候也覺得這個畫面非常精彩……

  真心覺得庫羅德不用介入打得火熱的兩位也沒關係。🙂還說什麼要參一腳,就是你在那邊添亂啊!

這時候就又想嫌棄那些王國臣子們怎麼就這樣放任國王一個人在山區跟皇帝單挑啊

  在深淵裡的對話議題各種跳來跳去,完全看不出有在同一個頻道上,艾黛爾賈特說沒有要把蕾雅殺了我才不信,不然赤焰攻打大修道院打蕾雅是打假的嗎?還說要讓王國不復存在,那幹嘛不推舉更好的大司教上台讓王國信徒也心服口服就好了啊是在搞什麼,赤焰也罵過了,是想把整個王國信徒都殺光喔。(反正到頭來她的目的還是消滅賽羅司教呀,說的都跟做的不一樣)

  然而帝彌托利在這整段深淵還一臉天真無邪,包夾與侵略故鄉的兩個罪魁禍首明明就在眼前,蒼月時黑化凌虐敵軍的闇墮殺氣都去哪了?我要是反派早就把他拖去埋了,艾黛爾賈特跟庫羅德都聯手了,我就不相信他們沒辦法把帝彌托利棄屍山中。🙂(註:筆者是愛之深、責之切的王國大臣)

  決定當作沒看過這個深淵劇情。另外的分歧嘛……灰色惡魔會殺掉朱迪特,然後庫羅德就在那邊很自責都是自己的計策害死了朱迪特喂明明就是你的手下自己跑去單挑灰色惡魔才會這樣,所以當初不應該犧牲蘭道夫,才不會因此被報復而害死夥伴。→這個劇情接去救皇帝的劇情才比較順啊!但這種發展也是很……為什麼痛失夥伴的感悟要用在艾黛爾賈特身上啊……?(好啦我也知道這就是皇帝腦粉Staff寫出來的劇本啦😇)

赤焰結盟時帝國軍可是對友軍雷歐妮見死不救,艾黛爾賈特一點也沒愧疚哦。何必對這種皇帝伸出援手。

是說青燐會死的是對帝彌托利如第二個父親的羅德利古;黃燎死的則是對庫羅德如母親關照孩子的朱迪特;啊赤焰死的是誰?對艾黛爾賈特不痛不癢的蘭道夫啊。看看這明顯的差別待遇。


最後一戰與結局

   由於王國已經面臨四面楚歌的處境、敵軍的最大目標又是教團的蕾雅,帝彌托利也沒辦法被寫得多有才能,為了法嘉斯人民,也只能考慮讓王國軍與教團兵分開戰線以減少損害、僅能提供最低限度的軍力協助蕾雅。蕾雅也算是好心,並非躲在已經由帝彌托利疏散了人民的王都,而是將戰場選在聖地之一的塔爾丁平原。

順便再嫌一下那個一天到晚只會叫國王下指令的公爵,啊是不會自己做決定喔。

  這邊的雷斯塔王還在那邊說什麼是帝彌托利拜託自己處理掉教會,搞什麼啊這印象操作,自己明明是強盜土匪先攻擊別人的,還說是對方不要行李財物、委託他們處理掉。倒果為因、邏輯死亡也不該這樣!🙄🙄🙄更別說教會那些惡行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就能拿來當作殺人的理由喔?

王國的苦衷都無所謂啊那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本作中蕾雅也沒做什麼對玩家有切身之感的壞事,羅納特就算腦抽也是推給帝彌托利處理、邁克朗也還健在並協助保衛阿里安羅德,沒殺學生家長、也沒看到獨裁的一面,還幫助王國增加戰力、撫慰因戰亂受苦人民的心。連我這個本來很討厭原作教會的,都改變心態很同情這些龍族了。有這種子民,也難怪女神大人一覺醒就想砍人😌。

  口口聲聲說教會不接納異民族、對方很糟糕必須討伐,結果還殺掉了教會收留的帕邁拉人錐里爾,完全是沒有腦才會寫出這種劇本。🙄🙄🙄

  結局就是於青海節(7月)在塔爾丁平原打倒了蕾雅。達成目的後的雷斯塔王則向皇帝與法嘉斯王提議休戰,但這項提案是否被接受,依舊還是未知數。

  雖然中文寫著未知數,但日文卻寫了「まったくの闇の中であった」意思是「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好喔,就是個Bad End嘛!我早就知道不會是什麼好結局了!!!看看連個塔烈斯的影子都沒出現,暗黑蠢動者還不是一樣在地底作亂。若沒讓灰色惡魔加入,那就會連女神也一起殺掉完全就是如了暗黑蠢動者的意嘛!而且號稱說要趕快結束戰爭,還不是拖到青海節,人家王國青燐線在大樹節(4月)就打倒塔烈斯了欸,後續攻打帝都肯定也不用太久,拖成這樣誰叫你當初不跟王國結盟🙄。

  真是有夠悽慘,原作翠風線可是能得知所有真相還能打倒暗黑蠢動者的路線,在黃燎卻是什麼也沒有,整條路線完全吃不到甜頭、也沒有聰明的計策、都在耍蠢,當反派也當得很失敗,而庫羅德最後還是沒跟夥伴們說自己的身世、也沒達到他期望的開放交流的世界,充其量就只是赤焰線的附屬品而已,寫這條線的人對金鹿根本沒有愛。本作庫羅德甚至可以說是被身為暗黑蠢動者的Staff拿來利用的本作涅梅希斯エガード,重現一下在塔爾丁平原打蕾雅的場面

  金鹿同盟居然得受到這麼誇張的悲慘待遇,第一部被打得很慘、毫無主場可言、第二部還變成助紂為虐的侵略者,別說角色魅力了,根本全員腦死,這官方好意思說是要做給喜歡風花雪月的玩家粉絲玩的?

  這種亂七八糟的路線不看也罷,回去玩翠風路線還比較實在。

  我把傭兵的哨子給了希爾妲,但這希爾妲的語氣跟信件內容簡直就像在墓前對著已戰死的夥伴說話、並希望在天上的謝傭兵能繼續守護她……😇


角色與綜合

  • 一開始看到角色介紹說荷爾斯特沒紋章就覺得不妙了,該不會是想分化王國跟同盟吧,結果還真的被我猜中……雖然重點並非擺在紋章上,但這設定也讓庫羅德在同盟推的願景更顯得沒意義,受紋章束縛的人都在王國啦你干涉別國是吃飽太閒喔。
  • 連赤焰漢尼曼老師都不能操控了,門衛就這麼直接加入了同盟成為可操控角,最後還變成討伐蕾雅的聯邦國軍之一,真是諷刺。
  • 瑪莉安奴這個虔誠的信徒:「雖然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還是繼續幫打蕾雅)
  • 看到愛角之一的希爾妲變成無能為力的小跟班也是很難過。雖然我是很喜歡庫羅德&希爾妲支援B啦。A的話……庫羅德你可以推舉希爾妲當王啊。我舉雙手贊成!(欸)
  • 洗白古羅斯塔爾伯爵的操作很莫名耶,讓這個角色變得超級無聊又多此一舉,家臣自作主張還找不到,搞什麼。有種只是因為人家是親帝國派的,要洗白成好人的那種感受很強烈。
  • 洛廉茲跟瑪莉安奴支援:洛廉茲突然就戳人家雷點,把原作洛廉茲的好意完全破壞殆盡後,然後A兩人才在那邊演生死離別的偶像劇到底是……?(偶像劇是很好笑啦但戳雷點很不好)
  • 洛廉茲跟庫羅德的支援A還有CG是怎樣,都寫成腦死了有何意義。
  • 支援對話跟主線氛圍大概不是在同一個世界線上,有些是不錯、能強化角色的優點,但也是有某些支援外傳看了不太舒服啊……而且主線都寫成那樣了,再評論這些支援對話也沒啥意義的感覺。
  • 連安娜都要說王國沒什麼賺頭,戰爭時期不管哪裡都缺乏物資吧是在鬼扯什麼。
  • 最後一群人還提個什麼學級對抗戰,哪有這種東西,是從哪個異界來的啊?
  • 很不喜歡編劇只會憑藉初始設定就只會讓同一批人一直講重複的事情,黃燎也一樣,荷爾斯特、希爾妲、巴魯塔札爾和其他某幾個組合就是在做同樣的事情,真的很煩。
  • 原作的支援對話跟外傳都會有各式各樣的組合、不同身分的人之間的對話與話題,感受上會比較平衡,也能讓角色價值觀互相碰撞而成長。在無雙裡卻沒有做到這點就是令人嫌惡。

沒那個腦就不要硬寫嘛

  雖然知道做遊戲很辛苦,遊戲本體以系統和美術模型等等來說當然是很精美,但扯到角色劇情就只能說Staff沒那個腦袋跟聰明才智就不要寫這種很需要策略計謀的角色跟劇情,或是直接找個聰明一點的人來寫啊。原作庫羅德本身也被我嫌表現太過平實,但是依照翠風主線發展,並不構成太大問題。無雙一旦寫成政治劇就是暴死,別說政治戰略的基礎知識了,寫劇本跟審劇本的完全沒有邏輯可言啊。更罔論人性道德標準低下,侵略他國還用這種無腦跟想像來的說詞合理化,到底是寫給誰看的啊。真是鬧劇一場。

當然並不是說我自己就多會寫,只是到餐廳吃飯,廚師要是連臭酸的食材都拿來煮端上桌,顧客發牢騷也是合情合理呀。就算劇本不夠聰明也要對金鹿有愛啊到底在搞什麼?


比對原作的庫羅德

  依照原作或是過往FE系列的戰爭劇風格來看,劇情大多是著重眼前發生的戰役,加上局勢所逼,國家之間沒有能談話的空間,故也不會花太多篇幅寫政局的發展。主線中就能講更多世界觀或自己的理想是什麼,像是在翠風中就能與同伴分享「在芙朵拉之外還延伸著更寬廣的世界, 那裡有許多的國家和文化」這類的話題。

  此外,原作的庫羅德會直接把運用計策的「成果」報告給老師聽,不需要演出過程就能讓玩家感受到庫羅德的謀略。而軍力與政治角力的議題,也是庫羅德簡單說句說他會回同盟和各諸侯商討,無論他與諸侯討論的過程與結果如何,老師僅需專注眼前的戰鬥,就能感受到庫羅德為了同盟的盡心盡力與手腕。

  尤其翠風更著重在庫羅德想要知道芙朵拉大地之所以封閉的原因、紋章與英雄遺產的秘密、也包含了主角老師的身世之謎。並且對抗帝國的侵略&拯救蕾雅,是相當王道的遊戲故事發展。

  而無雙的庫羅德卻只會說著非常空泛的理想與口號,也沒有具體事蹟以及描述未來如何改革。想破壞現有秩序之前,也要先提出到底想建立怎樣的秩序吧?不然怎麼讓人信服跟認同啊。更別說還腦抽跟帝國結盟成為侵略者做這種一般大眾難以接受的劇情。這人肯定是被暗黑蠢動者掉包了。

庫羅德才不是那種為了自己理想改革就去犧牲別人的人呢,又不是艾黛爾賈特

  再者,原作庫羅德的理念是希望可以摧毀分隔芙朵拉內外的高牆、降低宗教的影響力以消除人們對有現有秩序的安逸、而不去思考如何更加進步與交流的藩籬。而這個藩籬之所以會存在的主因是蕾雅為了保護龍族、使龍族能悄悄生存在芙朵拉之中、以及讓芙朵拉大地免於暗黑蠢動者的侵襲,才會建立賽羅司教並維持人類國家的秩序與平衡。蕾雅不支持異教的原因是怕如果失去了以宗教來牽制普通人類的思想,可能就會使暗黑有機可趁、甚至濫用遺產的力量而威脅到龍族的生存。

  雖然這個作法確實就是公器私用,玩原作時也很討厭教會的所作所為(請見銀雪心得)。但換個角度想,蕾雅確實對穩定芙朵拉的秩序來說是有實質貢獻的、也相當有政治手腕來達成自己的目的。所以只要打倒暗黑蠢動者,讓龍族可以不再受到威脅的話,蕾雅也不會因為過去的悲痛經驗而繼續扭曲歷史、限制人類的發展(翠風就在打暗黑之前將真相據實以告了)。加上又十分信任老師(再怎麼說也是龍族的後代),所以才能換大司教,就能做出更符合眾人理想世界的改革,也就是原作的美好結局所描繪出來的世界,並不一定要完全推翻整個賽羅司教才能達成。

  跟錐里爾的支援中更是聽到他說:「蕾雅大人不是因為遵從主的啟示才這樣做,是因為自己想做而做的。」庫羅德也領悟到:「那麼,即使不與她(蕾雅)為敵,也能……」

  結果無雙裡面整個就是鬼話連篇,加上玩家明明根本沒看到教會做過什麼壞事,超級同情蕾雅。🙃

  寫到這裡,不禁覺得覺得庫羅德真的很需要士官學校的生活以及身為女神後裔的老師啊😔……並不是說沒有了學校生活跟老師的庫羅德就會變成現在這樣(帝國腦粉Staff寫的劇本亂搞不能混為一談),而是指為了要達成庫羅德的目標,老師的立場與地位是最有幫助的。庫羅德先了解並搞定芙朵拉之後,自己也得回帕邁拉當上王,才會真正開啟內外改革、能夠自由交流的世界之路。不然以帕邁拉目前自己現有的文化習慣,就算沒有蕾雅的阻撓,若沒有好的國王帶領,恐怕還是很難跟芙朵拉的人民正常交流啊。

  原作在大修道院附屬的士官學校生活,與不同國家出身的同學們、還有包含錐里爾、薩米亞、西提司、芙蓮等異族在內的眾伙伴們一起戰鬥,就是在體現「相互瞭解」的過程呀。

雅妮特:「因為越是了解他國的人們,就越不想與他們發生戰爭。」

  畢竟庫羅德的願景是三級長之中最理想化、連當今現實社會都很難完全實現的目標,如果沒有雙方都願意相互理解、培養共識,根本不可能達成。芙朵拉需要一個能讓眾人信服、也讓龍族安心的好領導者;帕邁拉更需要一個文明且心態開放的優秀之王。

  無雙把艾黛爾賈特O大大化、庫羅德左膠化,寫成這種若想改革反正只要當王當皇帝後,看到不順眼都破壞就對了的作法,啊到底要改成什麼都只是空談跟笑話,難怪結局都毫無未來可言🙄。至於沒長進的帝彌托利就沒什麼好說的,畢竟王國是保守派,反而沒什麼差,也是便宜了那個沒什麼治理手腕的王呢。


結語

  本來玩完體驗版以為可以最放心金鹿,結果意外地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就算自己主推的青獅子被害情形沒這麼嚴重,看金鹿變成這樣完全沒有辦法給這款遊戲正面評價。扣分項多到連給0分都嫌多了。在原作教過的學生們都變成在數數看只剩誰比較正常(就像風災地震海嘯過後盤點還剩什麼沒損害),看著學生大規模死傷,當過老師的玩家不心痛才怪😭

  就算要把庫羅德寫成反派角色好了,卻整個失去個性、各方面手腕也寫得很爛,凸顯了Staff自身的腦袋編劇能力也不過如此而已,根本是不同角色的等級,官方要不要出個更新檔或DLC寫其實庫羅德早就被暗黑的某人取代了來挽回這條路線的名聲啊?(其他金鹿學生要怎麼救我就不知道了😔乾脆重寫比較快啦)(真心話是拜託別再出任何DLC殘害玩家了,連五年後服裝都不要出,拜託)

  唉,想想都覺得豐永利行怎麼配得下去呢……真是太敬業了,偏偏人家還是FE粉呢居然被這樣對待……🥺可能就此有心理陰影了。還是當作沒黃燎這回事吧,只是傷害已經造成了,廣大粉絲會對光榮有很大的不諒解吧……然而這筆帳也得算在任天堂跟IS頭上就是了。

  戰犯標靶們在這裡:

任天堂-橫田弦紀(Supervisor)
INTELLGENT SYSTEM-草木原俊行(Supervisor)
光榮特庫摩-早矢仕洋介(Producer)
光榮特庫摩-岩田隼人(Director)

[Scenario Writers]
Yuki Ikeno
Mari Okamoto
Ryohei Hayashi
Yuki Harao

註1:職位權力分配每個公司專案可能不太一樣,一般來說Supervisor(簡稱SV)正是直接管理指導第一線製作人員該怎麼做的主管,也會時常跟導演開會討論接下來的方針,可說是更接近實際製作遊戲成品的人員之一。導演通常是那個會來看一下說OK就走了的人,或是當場跟SV討論該怎麼改,SV再傳達給第一線製作人員。

註2:劇本寫手四個中就有三個是原作的劇本,卻還會寫成這樣……嗯……。

  個人是比較傾向解讀成IS任天堂本來在原作給光榮很大的自由度,現在直接跑來無雙親自指點就變成這樣了啦。導演跟製作人就エアプ(根本沒玩過原作)跟帝國腦粉吧,當然會聽來自任天堂與IS親爹的話。

  黃燎之章的心得就寫到這裡了(結果還是寫了一萬多字)。最後一篇心得是全部三條線玩完的最後總結,外加Treature Box簡易開箱及設定冊的內容感想。

/blog/fe3hopes_goldenwildfire/